挂耳咖啡实体店

手冲咖啡的精进之道——如何冲一杯会说话的手冲咖啡?

轻轻地捧起滤杯,放置于壶上。滤纸依缝线折取、开展,铺在滤杯中。从豆罐中取一瓢豆,倒入磨豆机。一圈两圈转动著,些微的香气随著喀拉、沙沙声渐弱时发散,在开盖时弥漫于空间之中。沈甸甸的水初达沸点,轻烟从热水壶口飘渺,有沉闷的咕嘟声。转少许水于手冲壶,洒落于滤杯上,为滤杯净身暖身,也洗除滤纸沾染的微尘。磨好的咖啡粉倾落于滤杯之中,轻拍滤杯整粉。



  信手将手冲壶持来,意念灌注于水柱之中,或轻柔、或奔放,画圆同心。恰当之际断水收壶,人静止,留水流涓涓。手冲壶中剩余之水倒于杯中,温杯与暖暖持杯之手。琥珀般的咖啡斟满杯中。


  有心无念,当下的自己透过冲煮过程的展演,寄托在一杯咖啡的风味之中,献给自己抑或友人,以纯净的时光。这就是手冲咖啡的独到迷人之处。


 01:冲煮前,搭配一套自己风格的器具


  滤杯、壶、滤纸。豆罐、豆勺、磨豆机。热水壶、手冲壶。杯。


  手冲咖啡的盛行,大大降低了我们在家自行冲煮咖啡的门槛。比起制作拿铁等意式咖啡,需要动辄上万元的咖啡机,手冲咖啡仅仅需要更低的预算便能入手。很容易找到能轻易入手的器具,而且选择变化也很多,非常合适依照个人的喜好或心情,搭配出个人的风格。



  选购时须特别注意滤杯与滤纸的搭配。许多滤杯在设计上呈现出对咖啡萃取的不同见解,延伸出对滤纸形状的特定要求,譬如常见的滤纸就有锥形、扇形、甚至是波浪形之分。富有实验精神或是喜欢科学研究的朋友,可以添购电子秤与温度计、计时器。这三者可以更精准地控制我们使用的咖啡豆量、水温水量、以及萃取时间。近年有许多品牌将手冲壶与加热底座结合,开发出可温控加热的壶具,也可当热水壶使用。


  豆罐,理想是不透光的密封罐。豆罐的选择牵涉到咖啡豆的保鲜,而最佳的保存是处在能避免快速氧化、低温干燥而避免光照的环境中。需要注意的是豆罐中倒进咖啡豆后的剩余空间不需过大,一为减少罐内的空气,二也为减少咖啡豆香气挥发的空间。若要存放于冰箱,则须注意密封性避免吸收冰箱内的杂味,二是快速解冻回温时水分散逸的问题。


  诚挚的建议入门者若想快速提升自己冲煮咖啡的风味,第一个需要添购或升级的器具是“磨豆机”,迅速便利的电动款式、或是追求慢活手感的手摇磨豆,无论何者,现磨现煮绝对能保存更多咖啡迷人的细节香气。


  最后,请准备一个属于你的风格杯子,盛装你的咖啡,无论自饮或待客。


  02:品饮,读懂咖啡所说的话


  藉器具建构出个人风格的场景,便清晰可见一种有如日本茶道般的仪式与人情。但近年火热的第三波咖啡浪潮所东传的西方科学唯物与咖啡文化,特别著重嗅味觉品鉴,为我们提出了重新以感官出发的视角。让我们审视过往品饮咖啡所著重的从器具场景等构筑出的仪式、精神、氛围、意境之外,似是缺乏了极重要的一块:咖啡自身的语言。



  而“风味”,即是咖啡所能向我们述说的语言。


  在国际通用的感官评鉴中,品测咖啡的项目如下(以SCA为例):嗅闻感受到的干湿香、啜吸时在口中的风味、吐或咽后喉中残留的余韵、味觉上的酸质、在舌头上的触觉感受(醇厚感与质感的综合评分)、整体表现的平衡度、甜度、一致性、干净度,以及是否有瑕疵风味。


  这样一来,便能从单纯地传递品鉴者的主观喜好,进而客观地表达出每一支咖啡在各方面的表现,甚至是使用具体的气味名词来描述嗅觉上所感受到的香气,譬如茉莉花香、榛果、柑橘、黑巧克力等等,准确地描绘出每一支咖啡最独特的样貌。知识只能让我们理解咖啡,风味才是我们唯一能够感受咖啡本身的语言。也唯有透过对美好风味有所想像,我们才能往那想像前进、冲煮出一杯让自己喜欢的咖啡。


 在“煮好”一杯咖啡之前,先要懂得品饮。



  03:手冲咖啡的流程


  手冲咖啡的技法虽常见门派之分,但除去剑走偏锋的极端派外,大致不外乎“准备、闷蒸、冲煮”三阶段。


  准备:将滤纸浸湿及预热咖啡壶,得将滤纸吸附空气中的杂味去除。将研磨好的咖啡粉倒入滤杯中,轻敲杯缘,平整咖啡粉层。更重要的是热身,深呼吸、平静自己的思绪,准备好将自己投入到冲煮中。


  闷蒸:也有人称为预浸。轻柔地注入少量的水,将全部的咖啡粉打湿,等待约15——30秒不等的时间。浸湿的咖啡粉常见会如汉堡状缓缓膨胀、舒展,非常具有治愈感的画面。


  冲煮:将水柱控制在稳定的状态,从圆心依序绕著圈走,向圆周、向内心。依照内心的韵律与节奏,想像著水柱是你手指的延伸,拨动著所有的咖啡粉。合适时收水作结。


  如果你处在一个适切的环境,常在冲煮的过程中便能感受咖啡香气的弥漫,宛若置身香氛里。最先享受咖啡风味的,往往是冲煮的人。



  04:手冲咖啡的精进之道


  在手冲咖啡里,一个人的风格最终会化作一杯咖啡的风味来呈现。假设风味是一杯咖啡在对饮者所说的无形话语,那冲煮者的精进之道无他,即是三步:了解每一支咖啡在说什么、理解怎样的冲煮会让咖啡说话、并将自己的想法透过冲煮使咖啡说话。


  咖啡豆在说什么?


  一杯咖啡的冲煮,始于选豆。原料本身具有的风味与质地,已经决定了你能诉说的词汇。而关于选豆、关于理解每一支咖啡豆在说什么,并没有任何捷径,唯有一条路,便是亲自增加品鉴咖啡的亲身经历。例如在一家咖啡馆中尝试来自不同产区的咖啡、或是到多个咖啡馆中感受其对同一支豆子所做的不同诠释,拓宽自己的视野。


  但我们依旧能尝试透过阅读,借由产地特色以及烘焙度,稍微在脑海中画出经纬,避免迷失在茫茫咖啡海中,但切记要保持开放的心态面对面前的每一支豆子。



  三大产地


  非洲:非洲豆以埃塞俄比亚为代表。水洗处理的耶加雪菲常有花香与柑橘柠檬调性,轻盈而雅致;日晒处理的则多香气奔放,或成浓郁的莓果、或成丰富的水果调。另一代表国为肯尼亚,典型的肯尼亚不仅有莓果味,其扎实富重量的口感在非洲豆中也独树一帜。


  中南美洲:中南美洲通常以温和、平衡的风味著称。常以坚果、焦糖风味为主要表现。过往以巴西、哥伦比亚著称。近年巴拿马的瑰夏(Geisha)咖啡因其极具特色的强烈花蜜柑橘风味,在国际赛事上屡创佳绩获得不少关注。


  亚洲:亚洲代表则是印尼的苏门答腊,即是我们常听闻的曼特宁。低酸度、极佳的醇度厚实感,加上独特的沉木、药草风味,堪称咖啡中的东方味。



  烘焙度


  浅焙:咖啡在浅焙的表现下较易表现出其原本所具有的风味,譬如花香、水果、草本类型的香气。但也因咖啡豆是果实的种子烘焙而成,所以在浅焙下也容易带有水果类的明显酸感。


  中焙:咖啡在中焙时,比较容易呈现如坚果、蜂蜜等焦糖类的香气,或是蜂蜜,甜度表现明显,酸质逐渐转弱。再略深一点则会呈现巧克力风味。


  深焙:深焙的咖啡可能是我们最习以为常的咖啡味了。深焙的咖啡通常不会带有酸味,苦味逐渐增强。伴随而来的是烟熏感、碳焙味,或是木质、辛香料等气味。


  入门者可从每个时代的经典品种开始鉴赏,譬如现今的耶加雪菲和瑰夏,或是旧时代的牙买加蓝山和科纳,我们可以从这些初窥每个年代所强调的面向,并作为一个基准点往外延伸。



  怎么样让咖啡说话?


  咖啡对于冲煮条件的要求很高,若是没有一定程度的理解来协助冲煮,不是变成淡薄无味的哑巴,就是成为满嘴苦涩的破锣嗓。在现阶段的科学研究中指出,在冲煮过程中会对风味造成影响的六大因素如下:水粉比、水温、粉的粗细、萃取时间、过滤材质、水流扰动。


  如今西方以科学、统计方式建构的客观参数,比较像是一种优等生、标准值的想像,反而容易造成过于近似的问题。如何冲出一杯“好喝”的咖啡?会受到客观环境、资源的限制,也会受到主观喜好、文化上的影响。这些变量、甚至是前面提到的六项因素,其实是一种牵一发动全身的系统。我们在遇到问题时如果只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,往往无法真正的解决问题。譬如当我们在冲煮上设法降低酸度的同时,可能也会同时削弱了其在风味上的表现。


  入门者可以先从自己出发,为自己设定一种较自然而稳定的冲煮手法,以此为基准,然后再辅以简单的科学原理,在自己可以控制的范围内一次更动一个变因来对风味做修正。我们可根据下面的咖啡风味修正图来调整自己的冲煮:


  首先对自己的咖啡风味在圈内找到接近的风味描述,接著便可看最外圈的冲煮修正建议,来对自己下一杯的冲煮调整。举例:这一杯咖啡有“水感”,其对应最外圈的建议是“增加萃取率”,那么你在下一杯冲煮中,适度地将咖啡粉磨得更细、冲煮更长的时间,便可往圆心的“风味平衡”迈进。



  怎么样透过咖啡说你想说的话?


  最终,是人的喜好与想法,决定了一杯咖啡所说的话。一杯具有个人风格、有灵魂的咖啡,才算是一杯有思想的咖啡。要达到此目标,可分成两个阶段:在冲煮之前能对风味有所想像,并且具有实践想像的能力。想像,来自于自身所品饮过、美好风味的经验加成,尝试在脑海里建立一种方法或论述,并且经由受过训练、可控制的身体来将论述实践在冲煮过程上。


  从面前那一杯咖啡的风味出发,延伸到使用器具的摆设、甚至是空间的布置,去建构个人的风格。毕竟,不只是风味,而是我们周遭的一切都确实会影响到我们。重点是那一杯“咖啡”所诉说的,与氛围,甚至是精神、意境的和谐。



最后


  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风格,每一支咖啡也有他不同的风味。不同的人所冲煮的不同支咖啡更是变化万千。如同村上春树梦想着如果我们的语言是威士忌:“我只要默默伸出酒杯,你只要接过去安静地送进喉咙里去,只要这样应该就成了。” 如果我们可以不用真的说话,能在一个咖啡杯中盛装著我的话语,而你接过去。在某一个安静的幸福瞬间,你能懂我。那就太好了。

------ THE END 正文结尾 ------

特级豆子、新鲜烘焙、新鲜现磨,

Time Made,与时间赛跑的咖啡!

让每一杯咖啡都在最佳赏味期,

Time Made,咖啡好喝是必然的!


请关注下方微信二维码:coffeesnob2000

寒图说道:“等天黑下来就走,现在开始准备,多带一点食物和水。” 他还没有明白林奇雨的心思,对于人类来说,智能战士的确很强大,但是林奇雨要针对的不是人类,他要针对的是不可预测的危险,作为流浪者,为了得到各种资源和能量,必须要有强大的武力作为后盾,一个人的力量终归有限,必须要有强大的 两人就这样面对面的站着,都不说话,房间里的气氛有点尴尬。 王宫里有类似山腹中的培养槽,不过性能比山腹中的培养槽差了很多。 林奇雨有生命圈的防护,而且速度奇快无比,暂时没有动能枪弹打到身上,但是他知道,只要自己稍微慢一点,就可能全身都是窟窿。那种动能枪是军队制式的大功率武器,和民间使用的动能枪不同。 林奇雨暂时没有解开燕后身上的皮索,他笑嘻嘻地说道:“燕后,燕大姐……没想到我们还能再见……” 最小的孙子林奇雨,只有十六岁,是奶奶的宝贝,调皮捣蛋的小祖宗,傻大胆,什么都敢碰,什么都敢试,是飞船里的开心果,和柯振丰最要好。 林奇雨的钢箭后发先至,一箭贯穿勾古星人的肩膀,随着簇能的炸裂,这一箭穿透了他的肩窝。 林奇雨闭上眼睛,心想:“咱们走着瞧。”表面上却显出害怕的样子。 一旦确定星路航线,仙雨号就可以随时起飞。 布酷摇头道:“探测器还没有发回消息,旧型探测器的年代实在太久远了,一时很难找到。”他扭头对副官说道:“再发射两枚新型探测器,就是这次刚运送下来的。”副官立即转身出去传达命令。 老七这一代智能战士,在战斗力上仅比冰龙卫稍高一点,但是他们拥有思维能力,会自我反省,会像人一样有情绪反应,最重要的是有一定的创造力,他们每天都在学习,每天都有变化,对这一点连林奇雨也感到惊讶。 林奇雨心里暗叹,知道他们有很多话要说,他转身向一边走去,取出另一个显示幕,调出仙翎传给他的档案,一行行地看下去。 林奇雨心里不停地乱叫:“乖乖,小妮子这样叫人委实受不了,受不了!”他急忙道:“小心点,动能炮的后座力极大,凭你的力气足够硬抗,只是第一次不知道,下次注意一点就没问题……要这样抵住炮身,激发的时候……” 林奇雨一时间反应不过来,问了一个白痴的问题:“怎么进去?” 幸亏结识了披尤鲁,林奇雨才没有鲁莽地直奔天地之桥,因为天地之桥完全被人控制,如果冒失地闯进去,后果会很严重。 地面上只留下两百多名士兵,布酷带领约一千多人前往恐怖的地下世界,每个人都穿着防护重甲,卡森和安灵茵两人也穿着重甲。 林君豹说道:“改装的应该是星盗吧,给我双方战舰的立体图像。” 林奇雨说道:“用核弹炸!”他也无法可想,只能采用蛮干的办法。 合成音响起:“贵客进入自由星域密市,请设立第一次识别码,一共有两种,其一,二十位元的密码输入,其二,簇能识别,建议贵客使用簇能识别。” 林奇雨经历过许多事情,阅历也大不一样,他稍一思索就明白了费孤阳的意思。听说自己曾经修炼到九灵叶,费孤阳一定认为自己有什么奇遇。他伸手摘下手腕上的蕴之星,悄悄塞入了费孤阳手里,小声道:“这个是送给你的,呵呵。” 费孤阳喝道:“小雨,抄他后路!”蝴蝶状的金色御斗犹如一道霹雳,笔直地射向厄姆。 当看见祈祷山脉的海岸线时,林奇雨说道:“寒大哥,你有什么感觉没有?” 林奇雨不再说话,一个大冰柜里装着满满的药剂,对他而言真是如获至宝。 百千丰挥手扔出巨浪雕,飞身而上,说道:“老师,我去看看,如果人多,我们就绕过去,人少就灭掉他们。”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